示例图片三

未来5年中国熔喷布行业投资分析预测

随着伊朗成为疫情新的暴发中心,中东防疫形势骤然紧张,各国纷纷进入危机管理模式。然而,正所谓危中有机,就中东传统制造大国埃及而言,疫情防控工作对口罩的大量需求,无疑为下一步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重要参照。


距离开罗市中心地标解放广场约10分钟车程的赫勒万街是埃及知名的医疗器械一条街。在作为地跨亚非欧地缘枢纽的埃及,一般情况下可以买到各种医药和医疗器械。然而,当《环球时报》在正午过后来到这里时,数名代理商表示已无法提供N95口罩,口罩存货只剩一种较薄的蓝色普通医用口罩。


埃及本地口罩产能在中东北非地区还是数一数二的,日产5万-10万只口罩的中小企业非常多。若开足马力生产,日产百万并不难。不过,由于埃及几乎没有专业级口罩--熔喷布生产企业,这些口罩中的大多数都对病毒缺乏必要的防护能力,至多可用来挡挡风沙。


熔喷布是口罩中间的过滤层,能过滤细菌,阻止病菌传播。它是一种以高熔融指数的聚丙烯为材料,由许多纵横交错的纤维以随机方向层叠而成的膜,纤维直径范围0.5至10微米。熔喷布生产属于石油化工板块,中东只有沙特、阿联酋等少数国家具备生产能力,且产能非常有限。埃及的熔喷布通常由沙特进口,本地目前只有保税区内一家生产企业,但产品只供应美国宝洁公司。疫情期间,以往数万埃镑一吨的熔喷布在埃及市场上已被炒到35万-40万埃镑之间的天价。


埃及其实具备大规模生产熔喷布的实力。埃及近年来在西部沙漠和地中海沿岸发现大量油气资源,且逐渐成为中东北非地区的能源枢纽,大力发展石化行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外加埃及劳动力价格便宜,普通工人月工资仅为2000埃镑。熔喷布不仅可作为手术衣、防护服、消毒包布、口罩、尿片、妇女卫生巾等医疗卫生用布,更可用于家庭装饰、工业过滤、保温过滤等多种场合。这意味着即便疫情过去,随着“埃及制造2030”的深入推进,熔喷布仍大有用武之地。


在风险层面,投资熔喷布风险在于资金规模。即便在埃及,也至少需要约3000万埃镑才可启动,这对中小企业主来说不是个小数目。2011年“阿拉伯之春”席卷埃及前,中国中纺集团曾在埃及投资过一个熔喷布工厂,但因那时政局动荡而撤资